创口

不叫创口,专业赛车手,所有外链已挂,随意吧

最近啥都不想写,天天想睡觉。要写也只能写游记了……

1

青行灯的五十个睡前故事(三)


她斗技没带上碎片,走的时候她也还没醒。姑获鸟和她在一块儿要出门,大天狗向来不知道飞在哪里。寮里只有茨木一个闲人——阴阳师不在,他一直是留守的那个。她走之前只好把妖刀姬放到茨木仅有的一只手上,后者相当高兴,头上冒着星星,说着要一会儿带给挚友看看。她颇为无语,一时也想不出能交代的事情,被镰鼬山兔催促着出了门。

所幸今日时间短,一会儿就回来了,有几把速攻,打的也畅快,轮入道连着触发,阴阳师看着眼角都感动红了,什么叫喜上眉梢,一下场就拉着她,给她改了个红标——从“节能灯”改成了“争气灯”。
青行灯看着莫名,一下场心里累的滴汗,回屋只想继续躺着。还是关门前姑获鸟多问了一句,“你的碎片呢?”她这才想起来,她多...

1

青行灯的五十个睡前故事(二)

lft不让我发文了?????什么毛病

2.

就算是在夏日,妖刀姬的长发也要些时间才能干透。
青行灯往灯杆上一靠便是躺下了,她平日里习惯了,也不用床铺,眯着眼已有睡意。妖刀姬不要她多管,她也乐得清闲,仰面看房梁。可是听久了边上窸窸窣窣的声音,又有些忍不住去看她,眼角余光向桌上瞄去。
坐在毛巾上的小人只穿了里衣,湿发散着,有几缕未被撩到侧边,背后洇湿了一块儿,正侧着脸捧着毛巾的一角往头发上蹭。
她越看越觉得有趣,像在看淋湿了小狗,又觉着可怜。她看了半天坐起来,终于忍不住,左半边的毛巾和右半边的一提一捏,中间包着小妖刀,吊着拎了放到肚子上。她一松手妖刀姬便打了个喷嚏甩了甩脑袋,头发也乱了,有几撮贴在额前,像是...

我会重写梦到内河的,真的很想写完,前提是我先还完债……太久没写东西,再拾起来各种不顺利,进度缓慢,就很悲伤

4 2

青行灯的五十个睡前故事(一 下)

我错了,第一章又补了点,因为某人给我转了账,我觉得要对得起她出的钱………………


(下)

晴明引以为傲的院子其实也就那点地方,她平日见得多了,逛的兴致缺缺。倒是小家伙嘴上不说,脖子都快伸断了。她自然已不在她胸前,逗弄归逗弄。青行灯一回屋便四处找可以安置她的物件,最终寻到一个空锦囊,刚好够她容身,拴在腰带、灯杆上皆可,方便许多。

此时已是初夏季节,还是个天气极好的日子,整片天空没有一点杂色——烈日当空。青行灯特意选的朝北的屋子,不怎么晒得到太阳,故而凉爽,这会儿只想快些回屋去。她看了眼腰上拴着的妖刀姬,不知如何开口,干脆也不说了,调转了方向往回去,明明前边就是个还没去过的别院。...

青行灯的五十个睡前故事(一)

并不会有五十个小故事

纯脑补产物,我寮灯刀为原型,实际情况有所出入。我先拼了个酒吞,刀妹的碗真的来的太晚了……我寮三个灯姐眼巴巴等着剩下的6片刀妹。

顺便警告一下,我寮灯姐完全就是老流氓(。


1.寮里来了个小家伙

一大早院子里便挤满了人,她幽幽地飘了过去想一探究竟。众人见她道了声好,只给她留了个刚好能侧身的空。

“真是可爱啊,好不容易等到了!”

“可不是,终于可以去骗隔壁寮的了。”

晴明桌边摆了个开了的黄信封,手里捧着张信纸,信纸上站了个小人,大约拇指高,带着个小高帽,正一本正经得挥了挥手里等身长的小刀。说了什么没听清,反正因此引起的声音快把不存在的房顶掀了。...

【茨狗PWP】无题

再屏蔽我我要报警了!

事先说明,这篇写了很久很久,动笔的时候剧情最高还是十八章大狗子,所以私设多如山,而且剧情bug我也不准备按照官方的改了,毕竟官方的酒吞还哭唧唧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所有剧情都是为了你懂的。(不要问我为什么写了大半年……)不接受的请不要戳进来。

看的过程中如有不适,请自行点叉。


如果还是挂了,请告诉我,我也没办法了


“你脑子里是屎啊?”
后半句该是:“我脑子里全是你啊!”
重看也还是被可爱的不行,啊啊啊啊啊啊

2 3

摸鱼瞎写写,柔妹子笑得太少啦!

“你是不是太冷漠了?”

唐柔回头,突然就笑了,转过身来,“说吧,还有什么事?”

王杰希反倒被她搞得有点哭笑不得,“你就不能撒个娇什么的?”

唐柔笑得更厉害了,就只站在那里,冲他道:“你撒一个我跟着学学。”

其实也就几步的距离,在路灯下裹紧了的围巾这会儿又松了,上林苑门口的阴影里,两个人的距离突然变得很近。

唐柔的鼻息在他脸上痒痒的,她的嘴角又是极其温软的。

“学会了。”第二个吻是个青出于蓝的作业,她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勾到了他的脑后,倒是比围巾更亲密。

上一秒还咬着他的下唇,下一秒就忍不住分开了,嘴唇被满足的笑容扯成了弯月。“想我的时候竞技场等我。”

“行啊。”

“回答得那么干...

1 2 3 4 5 6 7 8 9 10

© 创口 | Powered by LOFTER